上山砍柴吃零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神马小说网www.animeiat-h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此时防空洞里面已经躲起来了一些人,孙瑜之拉着少年的手坐在少人的一个角落。

开星听到旁边有人惊魂未定:“好端端的虫族真的侵略地球了?我是不是磕药了?”

“别说,我以为我昨天上午喝的酒现在还没有醒。”另外一个人捏捏下巴。

“外星人……有的感觉长的好帅……”

“呜呜呜帅有什么用啊,我爸爸妈妈还在家里面呢!好怕他们遇到什么危险。”

听到女生的哭泣后,开星咬咬唇,说到底这事还是由他起来的,要不是他闹别扭自己偷偷跑到地球上,这些脑子一根筋的虫族也不会直接侵略地球。

开星挣脱开了孙瑜之的手,小声道:“对不起,是我隐瞒了你。”

孙瑜之一脸问号。

左开星挠挠头发,犯了难。

如果说他就是外面虫族的一分子,孙瑜之可能根本不信。而他作为虫族的雌性,身体上却是没有一点儿能够证明他是虫族的部位。

这时,外面的警报声更加刺耳,孙瑜之下意识地想要靠近开星,安慰道:“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开星:“……”

既然解释不了,那就跑吧。就在孙瑜之尽量说话来表明自己可以给开星安全感的时候,开星活动了一下脚腕,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入口处跑了出来。

地面上除了一些惊慌失措、连安全区都找不到的人类,就是手里拿着武器、对着人类的低级虫族。

“干什么干什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开星随手给了身边一只像是蛇的低级虫族一个脑瓜崩。

低级虫族被打懵了,同时很听话的把手里的武器扔到一边,以为雌性不开心地要抱抱,于是顺手将雌性抱起来。

居然摸到软软又可爱的小雌性了!低级虫族没有复杂的语言系统,只能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愉悦的嘶吼声。

开星:……

他挣扎了几下没挣扎开,就认命地坐在低级虫族一侧的肩膀上,吩咐道:“把银叫过来。”

虫族之间可以用某种声波来进行交流,然而不清楚开星是不是雌性的缘故,根本发不出去这种类似交流的声波,而只能发出那种类似求欢诱虫的声波。

在这名低级虫族将话带出去后,还在活动的虫族立马停止了任何活动,只有单方面的人类武器反抗。

只是人类的武器对于这些皮糙肉厚的虫族来说只是挠痒痒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从接吻开始的恋爱

从接吻开始的恋爱

短尾
一觉醒来 高冷学霸成了自己的补课老师 相处之后才发现 学霸不但不冷还挺甜的 >
高辣 连载 1万字
艳父(双/产)

艳父(双/产)

金色锡箔纸
叛逆疯批杀手攻/淫荡自私婊子受,父子年下 评论区欢迎点梗 阿兰是魔法师望族的后裔,却有一位令家族蒙羞的叛徒父亲希尔。后者不仅行为放荡不堪,对儿子也冷漠傲慢。阿兰年幼时被漂亮父亲为了追名逐利抛弃,幸而被堂哥威廉发现才免于饿死街头。 多年后成为家族得力助手的阿兰重新遇到遗弃他的父亲,决定向他复仇…… 西幻架空世界,攻受外貌均为黑发蓝眼,部分篇章为攻第一人称。除孝子操爹外会穿插受(希尔)过去的限制级悲
高辣 连载 3万字
甘愿沉沦

甘愿沉沦

闻冶
他总是能听到奇怪的敲门声 可他从来不敢打开那扇令他恐惧的门 直到有一天,门外的人毫无征兆的推门直入… “哥哥,不给我开门是要受到惩罚的。”
高辣 连载 0万字
[综漫同人]彩画集和某最强

[综漫同人]彩画集和某最强

香菜曰
特级厨师孤儿院院长兰堂在穿越成异能者兰波后又穿到了有诅咒的世界。在这个遍地皆弱鸡的世界,兰堂唯一头秃的就是自家不省心的挚友:某白毛的咒术师最强。挚友单纯又不通阴谋诡计,偏偏总有老头子上赶着算计他,兰堂打穿上层埋下钉子;挚友活泼又不受束缚,偏偏热爱教书育人,兰堂让工具人轮流替他上课;挚友善良又不懂弯弯绕绕,偏偏横行霸道救下被‘死刑’的咒术师一二三,兰堂撕了一个个有蹊跷的任务,给高层又来了一次大清洗
高辣 连载 37万字
盼望已久的老婆再次出轨

盼望已久的老婆再次出轨

A20150309
多年前,我们曾经有过一段难忘的3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工作的繁忙, 虽然有时还回味和幻想一下那刺激的生活,但是毕竟时间和精力不允许再让我们 来一次。 可是有些东西可望而不可求,可期而不可预。你期盼着发生可是它偏偏不会 发生,而当你已经不抱有幻想的时候它却偏偏会发生。 很多男人对我老婆垂涎欲滴,甚至有刚上大学的小鲜肉对老婆表白过,可是 老婆都是一一拒绝了,似乎几年前的那段3生活满足了她今后所有的性
高辣 连载 0万字
借种往事(短篇)

借种往事(短篇)

慕容英
“我回来啦!”我用钥匙打开的大门后,高声喊着。 玄关处除了妻子的高跟鞋以外,还有壹双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褐色拖鞋。这套房子的户型 很小,进了客厅就可以直面卧室。此刻卧室的房门虚掩着,从房内隐隐约约传出的肉体交 合之声在并不宽敞的屋子里不停回荡,原本带着放松心情下班回家的我不由心头壹紧。我 知道房间里正在发生些什么,却这壹切都源于壹个月以前,我的诊断报告…… 我与妻子美绪结婚三年有余,婚后我们壹直很
高辣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