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雪成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神马小说网www.animeiat-h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七个月后,别墅内,苏软笨拙的移动着身体,原本平坦的腹部此刻高高耸起,即使穿着宽松的睡袍也极为显眼,他怀孕了。

子宫被三个人的精液灌满了无数次,如今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了,苏软羞愤异常。

他移动着,眼看着就要拿到桌子上放的吸奶器,就被一只手揽住了腰,一只手揉捏起了硬挺的奶子。

“又涨奶了,老公帮你揉。”江寒说话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只隔了一层衣物的火热让苏软软了身子。

“你……啊哈…你怎么能不穿衣服呢……”苏软有些羞耻,衣衫凌乱的坐在他的腿上,火热的温度仿佛要把他融化,宽松的睡袍被拉到了肩膀处,一只圆润的玉兔迫不及待的从衣服里蹦了出来脆生生的挺着。

“我跟医生学了个按摩方法,一会儿给你试试。”江寒吻着他的唇片含糊不清地回答。

手上极富技巧地揉捏着两只硬挺的奶子,苏软从5月份的时候就开始胀奶,刚开始买了吸奶器,不过后来就用不上了。

奶子被揉捏的泛红,奶孔疏开,顶端已经溢出了几滴乳白色的液体,江寒见此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含住了乳头,肥厚的舌头舔在乳尖上,对着奶孔吮吸打转。

“嗯哈……”苏软刺激的浑身犯红,眼角湿润,抱住他的头,怀了孩子后他的身体就越发的敏感,尤其是伴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此刻仅仅只是吸了两口奶,他下身早已经是一片黏腻。

江寒也熟练了一只手探入他的腿间,拨弄揉搓了两下他肥大的阴唇,随后一根手指刺入立刻就被里内的媚肉紧紧吮缠着不放。

“老公逼好痒……奶子也好涨……呜呜呜……”性格越发娇气的苏软红肿着眼眶,豆大的泪珠直接砸了下来。

江寒上下应付根本忙不过来,只能吐出了嘴里面流着奶水的奶头,安抚他,“宝贝别哭,我这就让他们下来。”说话间额头上却是根根爆起的青筋。

……

“啊啊……公爹舌头奸的软软好舒服……”

苏软浑身轻颤,此刻上半身靠在江寒的身上,胸口俯着两个脑袋,帮他揉乳,吸出肿胀的奶水,下身双腿大开,自己的公爹正在帮自己舔着骚痒难耐的逼。

“奶子……唔啊不要……奶子要被吸掉了……”

原来是吸着他奶子的江寒恶意咬了咬敏感的乳肉,苏软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下一秒就被三个人伺候的飘然欲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深宫一曲(高h)

深宫一曲(高h)

赵沟渠
以游戏《深宫曲》为基础,走h文黄文风后宫。 男主是腹黑大屌一夜十八次皇帝,操遍后宫但独爱女主,和一众淫荡后宫各种羞辱啪啪是纯吃肉爽(占大篇幅); 男二是温柔贴心忠犬大鸡儿小棉袄太医,痴爱女主而不得,私会吃肉纯爱风; 女主是巨宠的宠妃,和男主啪啪,和男二啪啪都是走言情系恋爱风(巨大无比的金手指玛丽苏,请自动带入女主)。 雷点:视角转换,女主第一人称,其他描写第三人称
高辣 连载 2万字
Beta他身不由己

Beta他身不由己

矮噜噜
席岁是一个太监总管,从小就被割了。 表面上,他是一个长得很苦相的太监。实际上,他每天晚上都被不同的有权势的男人操。 那些男人,无一例外都是口口声声说beta没用的男人。 他想逃,却逃不掉。只能被困在床第上,被翻来覆去地操,操到怀孕也不能停歇。 攻一:倾国倾城狐狸美人的太子义稔,只能对着席岁才能硬起来 攻二:病娇丞相美人云栖,收藏了满满一屋子席岁的裸体画。 攻三:温文尔雅的太医温尝亦,后庭爱好者
高辣 连载 3万字
天黑请闭眼

天黑请闭眼

是羽流流流流呀
天黑请闭眼(实景狼人杀) 甜宠/高h/爽文/he/万人迷受/强攻/逻辑推理/闯关游戏/狼人杀 简介:在狼人杀的游戏中,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雷萌点自见: 1 逻辑推理向 2 感情线甜,主角在闯关之余还有香香的肉肉,he 专栏每天都会有更新,如果这一篇没更就是去填其他的坑啦,各种文风各种口味任君挑选~
高辣 连载 4万字
【虫族】泫露熠熠

【虫族】泫露熠熠

晨水
对曾经的云泫来说,那个住在隔壁的雄虫又骄傲又高冷,是一只很难搞的虫。 可是后来,他却成为了重新照亮自己生命的一束光。 如果可以,奴愿倾尽一生来报答您的恩情。 还有爱。 主cp:亓官熠 x 云泫 (清冷傲娇宠妻狂魔雄虫 x ptsd怯懦乖巧自卑军雌 副cp:亓官韫珏 x 维恩(wayne)(无厘头少女心宅男人类 x 沉默寡言呆萌好骗大校军雌 | 亓官熠的雄父雌父) 尤里斯(joris)x 亚希 (
高辣 连载 3万字
乱伦之抽插女朋友妈妈

乱伦之抽插女朋友妈妈

御女挣钱去修膜
桑德拉离开了我的嘴唇,望着她迷人的女儿。 “亲爱的,为什么不让这条大鸡巴插插妈妈呢?” 珍妮恋恋不舍地吐出了我的鸡巴,把尖端置于桑德拉的阴唇之间。 “对,就是这样,现在插进来吧,宝贝儿。” 于是珍妮握住我的鸡巴,掌握着方向,我则轻轻地扶着桑德拉的臀部,把她往前推,直到整根鸡巴没入她的身体。 我有节奏地干着桑德拉,她的女儿则在下面舔着我的阴囊,时不时根据桑德拉呻吟的频率,关照一下她的阴核。 这一切
高辣 连载 1万字
欲囚

欲囚

小橘子
城北监狱来了个大美人,又美又纯,人人都想尝其滋味,谁知美人转身就躺到了南区狠角色的床上,床上放的开,叫床叫的听个墙角硬的几把爆炸。 郁伶x罗擎x雁淮 看似娇软可欺小可怜,实则花样百出小辣椒。会演戏还有点钓 伶伶和老公们嘿嘿 郁伶原本就是个游戏人间纨绔,啥都享受过了,跟脸不相符,他本质上很佛系很懒散,对最终入狱这件事接受良好,小少爷就是个很随心的,千金难买我乐意。
高辣 连载 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