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神马小说网www.animeiat-h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游乐园里,一对年轻小情侣引起了好多人的频频回首。

女孩小鸟依人地挽着男孩的手臂,有说有笑的。男孩虽然一脸高冷,但他脸上的红晕以及不时弯腰和女孩咬耳说话的亲昵,让人不由羡慕。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男孩和女孩说的,不是深情的情话,而是抑制不住的呻吟求饶。

“楚楚,我快忍不住了,就让我去趟厕所吧,之后你想怎么处罚我都可以。”

出门前,男孩婉拒了女孩要往他下半身穿上纸尿裤的动作,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已经成年了,不是那种控制不了自己的小孩子,得穿上这玩意才能出门。

当然,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在维护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所剩不多的尊严,即使这副身子早已被女孩玩烂了玩透了。

然而拒绝的后果就是,一路上,女孩不断递给他各种水,并且要求他一滴不剩地全部喝完,中途却一次厕所都不允许他去。

他知道女孩对他早上的违抗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还是能感受到女孩的不满,所以对她递过来的东西都来者不拒,出门前的一壶水,早餐的两杯豆浆,一碗汤面,路边的奶茶,饮料……

只入不出的汤汤水水,让他感觉现在已经憋到了极限。裤绳紧勒着因为憋尿有些隆起的小腹,加深了他腹中液体的压迫感。

每每感觉忍不住要尿出来的时候,总要硬生生地强制收缩尿道憋回去,倒流的尿液在接近饱满的膀胱里打转,使他有种随时憋不住会尿出来的错觉。

偏偏后穴里还被放入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跳蛋,抵在了他的前列腺,时不时地震动,刺激他那块被肏开的软肉。习惯了被粗大的按摩棒进出的后穴仍有些欲求不满地绞弄着那颗跳蛋,试图从中获得更多的快感。

男孩逐渐分不清,他是想射还是想尿了,两种欲望争先恐后地占据他苦苦支撑的理智。

“巫祺衡,我想玩那个。”

女孩充耳不闻他的哀求,一脸兴奋地指着不远处高大的摩天轮。另一只手就着男孩宽松的浅色运动短裤,掐了一下他越发挺立的鸡巴。

“好多人都在看我们,你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尿出来的话,那就尿吧。”

分身传来的疼痛感,让男孩稍稍回了神,“我知道了楚楚,我去买票,你在这里休息一会,等我回来就行了。”说完便松开了女孩的手,逃也似地跑向售票窗口,加入了买票的队伍。

看到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从接吻开始的恋爱

从接吻开始的恋爱

短尾
一觉醒来 高冷学霸成了自己的补课老师 相处之后才发现 学霸不但不冷还挺甜的 >
高辣 连载 1万字
艳父(双/产)

艳父(双/产)

金色锡箔纸
叛逆疯批杀手攻/淫荡自私婊子受,父子年下 评论区欢迎点梗 阿兰是魔法师望族的后裔,却有一位令家族蒙羞的叛徒父亲希尔。后者不仅行为放荡不堪,对儿子也冷漠傲慢。阿兰年幼时被漂亮父亲为了追名逐利抛弃,幸而被堂哥威廉发现才免于饿死街头。 多年后成为家族得力助手的阿兰重新遇到遗弃他的父亲,决定向他复仇…… 西幻架空世界,攻受外貌均为黑发蓝眼,部分篇章为攻第一人称。除孝子操爹外会穿插受(希尔)过去的限制级悲
高辣 连载 3万字
甘愿沉沦

甘愿沉沦

闻冶
他总是能听到奇怪的敲门声 可他从来不敢打开那扇令他恐惧的门 直到有一天,门外的人毫无征兆的推门直入… “哥哥,不给我开门是要受到惩罚的。”
高辣 连载 0万字
[综漫同人]彩画集和某最强

[综漫同人]彩画集和某最强

香菜曰
特级厨师孤儿院院长兰堂在穿越成异能者兰波后又穿到了有诅咒的世界。在这个遍地皆弱鸡的世界,兰堂唯一头秃的就是自家不省心的挚友:某白毛的咒术师最强。挚友单纯又不通阴谋诡计,偏偏总有老头子上赶着算计他,兰堂打穿上层埋下钉子;挚友活泼又不受束缚,偏偏热爱教书育人,兰堂让工具人轮流替他上课;挚友善良又不懂弯弯绕绕,偏偏横行霸道救下被‘死刑’的咒术师一二三,兰堂撕了一个个有蹊跷的任务,给高层又来了一次大清洗
高辣 连载 37万字
盼望已久的老婆再次出轨

盼望已久的老婆再次出轨

A20150309
多年前,我们曾经有过一段难忘的3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工作的繁忙, 虽然有时还回味和幻想一下那刺激的生活,但是毕竟时间和精力不允许再让我们 来一次。 可是有些东西可望而不可求,可期而不可预。你期盼着发生可是它偏偏不会 发生,而当你已经不抱有幻想的时候它却偏偏会发生。 很多男人对我老婆垂涎欲滴,甚至有刚上大学的小鲜肉对老婆表白过,可是 老婆都是一一拒绝了,似乎几年前的那段3生活满足了她今后所有的性
高辣 连载 0万字
借种往事(短篇)

借种往事(短篇)

慕容英
“我回来啦!”我用钥匙打开的大门后,高声喊着。 玄关处除了妻子的高跟鞋以外,还有壹双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褐色拖鞋。这套房子的户型 很小,进了客厅就可以直面卧室。此刻卧室的房门虚掩着,从房内隐隐约约传出的肉体交 合之声在并不宽敞的屋子里不停回荡,原本带着放松心情下班回家的我不由心头壹紧。我 知道房间里正在发生些什么,却这壹切都源于壹个月以前,我的诊断报告…… 我与妻子美绪结婚三年有余,婚后我们壹直很
高辣 连载 0万字